想要創造出連「感情」都能夠被記憶的未來

戰略部聯盟策略負責人

大野真生

Scroll for more

KIOXIA株式會社以「讓『記憶』將世界變得更有趣」為使命,而在這使命之下的KIOXIA成員,對於「記憶」又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呢?今天就要來探索他們每一個人都在尋求的未來目標——「我的世界新記憶」。
這次要訪問的是,戰略部 聯盟策略負責人,同時也是負責營運與美國Western Digital公司共同出資的合資企業管理之大野真生女士。大野女士將談述,其童年時期、出社會後,從生活中所獲得的「快樂的記憶」、「愉悅的回憶」等想傳達給下一代的想法。

Top image
2007年,進入東芝公司,並從事半導體事業部記憶體事業的生產管理及預算規劃。2013年起負責四日市工廠的合資公司營運,包括預算、生產調整等。2017年調職東芝記憶體(現為KIOXIA)。自2019年則於現在的總公司戰略部,負責合資公司事業營運、契約交涉及制定規劃等。

統籌與Western Digital公司的合資契約之談判代表

KIOXIA與總部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硬碟與快閃記憶體製造公司——Western Digital(下稱WD)共同投資,並且營運著3個合資企業。其中KIOXIA的四日市工廠更是與WD旗下SanDisk公司共同投資、為世界最大規模的快閃記憶體生產據點。除此以外,在2019年岩手縣北上工廠也發表了將與WD共同投資設備。

負責這些合資企業事業營運,還有與WD進行契約交涉等應對往來的,便是戰略部聯盟策略負責人的大野女士。接下來將回顧大野女士從最初一路走來的歷程。

「擔任戰略部聯盟策略負責人需要擁有法律事務相關知識或是語言能力等,然而商學院出身的我,在當時法律和語言都不太擅長。在涉足這個領域一開始的1~2年,要簽英文契約書前還得先靠著網路或是辭典查詢苦讀,非常辛苦。(笑)」(大野女士)

約13年前進入東芝的大野女士,在剛進入公司時,負責半導體事業部記憶體事業的生產管理及預算規劃。在第7年時,則負責了四日市工廠的合資企業事業營運,以及預算、生產調整等業務,並持續到現在。

從激勵人心的郵件,感受到的成就感

「其實,當初並沒有特別希望被分發至此部門」的合資企業營運,以及與WD的契約交涉等工作,由於是「經常讓人感到精神緊繃充滿緊張感的工作」,在過程中有時也會因此獲得相當大的成就感。

「在某個交涉過程相當困難的合約成功定下時,留下了相當美好的回憶。當時負責進行那個交涉的人是我在戰略組時的上司,而那位上司在與公司高層報告的來往郵件當中,途中也開始加進了我的電子信箱。在那次的交涉中,我僅是實務擔當者的角色,然而上司的這個貼心小舉動,就像是在告訴大家『這名新加入電子信箱的成員也在交涉當中出了一把力』。在那之後,從公司高層所寄來的激勵郵件傳到了我的信箱,那個時候感受到的『我也是戰略組的一員呢!』的感動,至今也絕對不會忘記」(大野女士)

Episode image 1 Episode image 2
Episode image 3

尋找聖誕老人的聖誕回憶

由於父親工作的關係,大野女士的童年是在美國紐約周邊度過的。當時印象特別深刻的,便是關於聖誕節的回憶。在美國的聖誕節,跟日本的聖誕節氛圍有些不同,家中的玄關會掛上耶誕花圈、燈飾,並且客廳中會擺放由真正的樹木所裝飾而成的聖誕樹。不僅如此,大野家還有一個習慣,若是將給聖誕老人的信放在樹下,隔天早晨便能收到來自聖誕老人的禮物。

「當然我那時也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所以才寫了信。記得在4歲左右的時候,還曾差點遇到聖誕老人。某個晚上,聽見爸爸在浴室突然發出『哇!』的驚呼聲,跟媽媽一起跑到浴室之後,爸爸非常興奮地說著『從窗戶看到聖誕老人了!』。在那之後好一陣子,我都黏在浴室窗戶邊,一直尋找著聖誕老人的身影......」(大野女士)

之後,雖然禮物送到了家裡,但最後還是沒能親眼看到聖誕老人的身影。

「我沒有和爸媽確認那次事情的真相。想當然,那應該是爸媽想讓相信聖誕老人存在的年幼的我高興所安排的計劃。」只是,和這個記憶相關的,還有一個有點苦澀的記憶。我有一個小我4歲的弟弟,在我剛上中學的時候,想要安排驚喜給弟弟的媽媽,就來找平常和弟弟感情很好的我,希望我能去問出弟弟想要的玩具......。那瞬間可說是把一直相信聖誕老人存在的我,整個直接拉去驚喜策劃小組的苦澀記憶了(笑)」(大野女士)

為培養能將不可能化為可能的開發力,希望在合作領域開拓貢獻己力

包括與家人幸福的聖誕回憶,大野女士對於讓情感產生波動的情緒記得特別鮮明。大野女士將針對人類之所以「忘記」回憶的特徵進行說明。

「人類的腦相當不可思議,對於悲傷及痛苦其實出乎意料的容易忘記。當然,大規模的災害或是社會事件所帶來的教訓會銘刻在心,畢竟不能再次重蹈覆徹,然而我認為能夠忘記討厭的事情,正是人類記憶的好處之一」(大野女士)

「但是人類呢,不光是討厭的記憶,有時也會忘記與其正正相反的『好的記憶』」大野女士接著說。

「我在平常感受特別強烈的是,雖然能夠將記憶深刻的事情『經過』告訴後人,然而那個時刻當下的『情感』卻很難真正傳達。在工作上收到激勵郵件的成就感、喜悅,或是年幼時從家中窗戶尋找聖誕老人的興奮。除此之外,職場的大前輩所告誡的『在腦中用心思考』,以及從父母那裡感受到的愛情等,這些數之不盡的正向情緒,我便是想將這些情感,傳達給自己所重視的人們」(大野女士)

接著,關於「記憶」的可能性,大野女士繼續說道。

「以現存的科技雖然還無法達成,然而我願意相信進化後的KIOXIA能夠實現記憶的傳達與共有。而實現這個目標的會是新世代的記憶體,還是其他更新穎的科技呢......。雖然現在還說不準,然而以本公司的技術高度來說可能性可說是相當大。我作為戰略部的提攜戰略負責人,為了能夠結交實現此開發能力的合作夥伴,希望能透過關係的構築來為公司做出貢獻」(大野女士)

文章:安田博勇 / 照片:伊藤圭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