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記憶的技術」擴展至超越想像的領域

尖端記憶體開發中心

佐貫朋也

Scroll for more

KIOXIA株式會社以「透過『記憶』將世界變得更有趣」為使命,在這使命之下的KIOXIA成員,對於「記憶」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呢?每一個人都在探索著未來的目標——「我的世界新記憶」。
本次登場的是於尖端記憶體開發中心內,致力於開發次世代記憶體的佐貫朋也先生。而本次我們採訪了與KIOXIA所訂定的「從記錄到記憶」之理念有所關聯的佐貫先生,來聽聽佐貫先生對於次世代記憶體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

Top image
1999年進入東芝,並在此從事10年以上的LSI系統研究開發業務。經歷消費者取向產品的企劃開發,其後便在尖端記憶開發中心致力於次世代記憶體之研究開發工作。2017年轉調至東芝記憶體(現為KIOXIA)。

被公司的自由風氣吸引而加入,於半導體開發投入大量熱情。

佐貫先生於1999年春天進入東芝,在此之前於大學專攻固體物理學,回顧當時,就已有「想在這個可被稱作『中心』之處從事半導體研究開發」的想法。

當初原本預計繼續升學攻讀碩士,但聽聞前輩和朋友們對於東芝的評價為「東芝的半導體開發看來還蠻有趣的,在那裏可以自由地研究自己喜歡、感興趣的主題」,便萌生了「如果是這樣的公司,那麼我也想加入」的想法。而後也順利被東芝錄用,分配到「LSI系統(大規模積體電路)」的開發部門。

「擁有各式各樣功能的LSI系統,是由掌管理論的邏輯電路和記憶體所構成,為情報機器核心的部分零件。進入東芝時,我的專業是高性能電晶體及混和型記憶體。在那個年代,經常被要求以最新的尖端技術進行製造及開發,而當時東芝和IBM、Intel、TSMC等製造商的開發競爭也相當激烈。」(佐貫先生)

回想起名為「快樂」的原動力,再次投身半導體開發現場。

在進入東芝約10年左右,開發競爭變得越來越激烈,東芝的LSI系統事業也漸漸地流失市場,只得被迫縮小其事業規模。即使如此,佐貫先生仍爭取和國外製造商的協力開發以開創活路,之後被派赴至美國IBM為期1年的時間。回國後,離開LSI系統開發,加入開創利用半導體的新事業團隊。

「在那之後進行了體溫計、智能手環、農業用感應裝置等消費者取向的產品開發。例如像是在農業上『使用無人機拍攝田地,讓AI利用感應裝置內的數據資料,判斷農作物的生長狀況,能夠幫助農業栽培作業』,對於現在稱作「智慧農業」的先驅進行了一番研究。」(佐貫先生)

但在與農家的人們接觸後所得到的經驗,似乎也讓佐貫先生萌生了想再次回到半導體開發的想法。

「意外的是,並不那麼追求新型科技和高度IT化的年輕農家還蠻多的,這點讓我嚇了一跳。他們並不是因為想賺錢,或是想節省工序讓作業變得更輕鬆等目的而務農,而是『想將自己生產的安心、安全蔬菜,提供給能夠實際面對面的人們,並希望對方能滿意。只是為了如此單純的快樂而務農。』知道了這些原因,我就覺得必須好好重視這些人的心意及生存之道。」(佐貫先生)

如果是真正必要的服務或技術的話,那麼使用者就會憑著自己的意識判斷而入手。但無論如何,自己最感興趣、最想從事的事業仍是半途而廢的狀態,仍然還有想做卻還尚未完成的部分。考慮到此,佐貫先生便決定回歸當初進入東芝所懷抱的想法,再次回到半導體開發現場。

Episode image 1 Episode image 2
Episode image 3

技術革新之後的關鍵字,就是重視情感的「回憶的記憶化」

佐貫先生自2016年開始隸屬的「尖端記憶體開發中心」,位於快閃記憶體其中一大生產據點的四日市工廠內。這裡是次世代記憶體的研究開發,以及將其量產化的工廠設施。但佐貫先生認為「不只是今後與開發相關的部分員工,包含製造、營業、市場行銷,所有與記憶體製造有關的人員,都必須去思考次世代記憶體的生存之道。」,相當致力於開發事業。

「為追求因擴大容量而需實現的最小bit單位,將1987年發明的NAND型快閃記憶體進行『細微化』、『多值化』、『積層化』等技術革新。而現在主力商品的3D快閃記憶體『BiCS FLASH™』,則是將以往以平面(2D)排列的快閃記憶體顆粒以垂直方向層層堆疊(積層化),是款成功維持商品尺寸大小,並大幅提升記憶體容量的商品。

在一定的範圍內,增加積層數確實可以持續擴增記憶體容量,但總有一天會遇到極限瓶頸。就像我們無法將建築物無限地往上蓋,積層化也同樣無法無限地延伸下去。而在此成為新型開發軸心的就是『記憶』」。(佐貫先生)

從只為儲存數據資料的「紀錄設備」,轉變為撼動人心的「記憶設備」――。
這項KIOXIA前景的制定,與佐貫先生自己本身亦有所關聯,從「大容量化」再進一步,朝著記憶體進化的方向前進。

「例如到初次造訪的國家,在所憧憬的建築物或景色前與自己重要的人合拍的照片,以及操作智慧型手機時出了點差錯而不小心拍下的照片。這些照片所需要的數據容量幾乎是相同的,但對於拍攝者來說,所注入的情感可是有著天壤之別。至今為止製造出『紀錄設備』的我們,並沒有考慮到使用者的『情感』和『心』。但也因為正視了使用者的情感和心情,讓記憶體能夠有大幅進化的可能性。」(佐貫先生)

在使用記憶體時、接觸過去的紀錄時,人們肯定都抱持著某種情感。佐貫先生認為,唯有超越單純「紀錄設備」的框架,才是次世代記憶體的生存之道。

「之後的目標不會是將「記憶設備」大容量化或積層化這種簡單扼要的目標。並非一股勁的把時間花費在研究開發上就會找到答案,或許需要的是有別於技術人員的視角也說不定。因此,我認為KIOXIA的每位工作人員都能夠思考提案,積極地參與商品製作是非常重要的。」(佐貫先生)

回應多樣化的需求,製作出對於日常生活有重大意義的「記憶設備」

佐貫先生認為,比起著重於製造多用途的記憶體,「回應使用者的多樣化需求,製作多種類型商品」才是最必要的。因為「使用場合不同,所需要的記憶體性能也會有所不同」。那麼,KIOXIA所追求的「記憶裝置」又能夠在什麼樣的場合下活用呢?

「誘發靈感的因素其實到處都有,特別是個人興趣或娛樂範疇上,記錄和情感有著強烈的連結,因此我認為或許『記憶的技術』是個被需要的領域。例如我的興趣是觀賞相撲比賽,第一次到國技館,就在接近土俵的座席上親眼見證力士在場上較勁的英姿,這份體驗帶給我無法忘懷的衝擊。

在足球比賽的實況轉播上,正進行著能夠從各種角度觀賞球場的多視角影像技術研究。同樣地,如果能夠透過這樣的技術,記錄下國技館土俵上力士們英勇奮鬥的身影並且觀賞的話,光是想到這點就讓我興奮不已。如果有想開發這項技術的相關人士,請務必找我合作(笑)」(佐貫先生)

最後,再請佐貫先生談談關於記憶體技術今後的發展。

「不論科技如何日新月異持續進化,能夠創造出新構思的只有人類。我想集合全公司工作夥伴的力量,活用進化至今的NAND型快閃記憶體技術,開發出領先20年、50年的新型記憶體和新型記憶裝置。將公司名稱改名為KIOXIA,是我們獲得重生的一大契機。今後我想不斷提供的是,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能夠佔有一個重大意義、讓世界變得更有趣的東西。」(佐貫先生)

文章:安田博勇/照片:伊藤圭

返回主頁